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新闻 > 正文

起底山东聊城讨债江湖:手机定位、扣人逼家人送钱

来源:网络整理 编辑:油桃新闻网 时间:2017-03-29

近日,山东聊城的讨债人员备受关注。他们接受委托,游走于法律灰色地带,会对欠钱者“软硬兼施”,手机定位,到老家“宣传”,把人扣在宾馆…隐私、名誉、人身自由,种种底线屡被突破,也让暴力催债屡屡发生。暴力讨债困局为何难解?

长期以来,山东聊城活跃着代人讨债的民间团队。

在这个隐秘江湖,大多时候只要“客户”能出钱,他们便许诺可找到欠钱者,并通过“让他比受到威胁还难受”的办法不得不还钱。事后,团队从中抽成,全身而退。活跃的民间借款尤其是高利贷,成为这片江湖野蛮生长的源泉。他们“软硬兼施”,会手机定位,会到老家“宣传”,会把人扣在宾馆,甚至,他们不认为这种做法违法。隐私,名誉,人身自由,种种底线屡被突破,让暴力催债屡屡发生。

手机定位欠钱者误差20米

能提供欠钱者的多少个人信息?对于讨债团队而言,这绝对是要问“客户”的头几个问题之一。赵知明也不例外。他30来岁,在聊城一家讨债团队工作多年,自称这一行“没有一定关系干不了这个事儿”。他特地在“关系”前加上“不管是黑道还是白道”这个定语。

找人是赵知明讨债的第一步,也是第一笔收费。“客户”通常看到网上广告或朋友介绍而来,赵知明首先要问的,是其有无欠钱者地址、手机号等等。如有必要,他便称可找关系,将手机机主的所在位置直接确定下来,“这个定位,在公安部门能定位很准,在运营商公司也可以做到”。

“晚上他要是住在某个小区,(精确度)左右上下不超过20米。”赵知明炫耀着,多年的定位经验告诉他,凭他们接触到的技术,手机只有开机时才能定位准确。

这是一个神秘的江湖,它不同于个体间的私下帮忙,在这里,讨债人员自称团队甚至公司,广告出现在各大贴吧、黄页。手机定位几乎是他们的必备技能,需花钱才能搞定,有的团队甚至以此劝“客户”快点下手:不然,他一关机,你就什么钱也找不到了。

同在聊城的债权债务律师刘正义自叹没有这个本事。这个传统的法律人,向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介绍按法律程序的“君子之道”:若企业还在生产经营,可申请财产保全;不管能否找得到他,可先去起诉,可能法院会作缺席判决,之后,再申请强制执行。

刘正义说,如果还不还钱,“老赖”可能被法院列入黑名单,这会影响很多事情,比如,不能坐飞机,不能出国等。

在山东,如果是120万元的标的,有的债务律师全程收费大约5万元上下。相比一些讨债团队,这太廉价了。有的团队将找人等前期费用定价1万甚至3万,事后抽成30%~50%。

这比邹海峰从前的收费贵了一些。曾在网上到处留电话的他,今年退出了聊城讨债大军,周围朋友大多也“金盆洗手”,在他看来,这已是一个不怎么风光的行业。

当年,他的报价并不高,定金两三千元以上,最终要回了多少钱,再抽成2%。30%以上的抽成比例令邹海峰震惊不已,他分享着如何辨别团队是否有诚意:如果来人跟你签合同,一般没问题;如果只顾开口要钱,那都是“扯淡”。

邹海峰说,收了定金之后,一般不超过3个月即可让对方还款,“我不管你是贷款还是怎么着,你得把我的债给我还清了。多久还清,要看他的能力,但是一定要还”。

事实上,不少讨债团队的时限许诺都相差无几。最快的,有的称只要欠钱者资金充裕,三五天即可还钱;更慢的,七天,十天,也可能一个多月。

这种游离于灰色地带的“野路子”,比刘正义坚持的诉讼程序快了许多。在一些人看来,若走诉讼,数月、半年、甚至更长并不鲜见,即使最终判决,“执行难”有时亦是事情结局。

把人控制在宾馆逼家人送钱

“只要他有钱,我们的行动绝对能让他吐出钱来。”赵知明自信满满,他用“行动”定义找到欠钱者之后的工作,说话轻描淡写。

如果催要的是高利贷,这几乎是一场只有讨债团队能参与的战争。因为“客户”的法律途径已被堵死:按照2015年施行的司法解释,民间借贷年利率在24%以内的予以保护,而超过36%的利息部分,不但不受法律保护,借钱者若要求返还这部分金额,法院也会支持。

赵知明喜欢玩的是“人海战术”,比如派去“十个八个人”。这似乎是业内通例,邹海峰从业时也“出手阔绰”,通常,他会派出三辆车,“5到10个人,就足够了”。人数会影响定金,在他那里,5到7人一般需要5000到1万元。

邹海峰把这些人称为“专业的要债人员”,面对欠钱者,他们希望做到的是“让他比受到威胁还难受”。他坚称,一定不能威胁别人,威胁是犯法的。

与大多讨债团队一样,邹海峰也不愿和外人详谈接下来如何运作。每当被“客户”问起,邹海峰等人常用来搪塞的话是“你不用管”,再补一句“定心丸”:“我们保证在法律范围之内”。

赵知明则不计较先亮出底牌。他直言自己前期战术是“舆论战”。团队会带人去欠钱者老家,“先去他老家闹”,找到父母、村支书说说这事儿,“就去他老家‘宣传’一下,看他还不知道丢人”。律师刘正义则对这类手法嗤之以鼻,“无非是影响别人的生活、生产和工作。”

另一些讨债团队的前期“招式”,则包括在家门口涂漆,跟随,甚至堵路等等。这几成一个有“经验传承”的产业。山东电视台2016年底报道催债群体时,曾披露一段内部培训视频:“讲师”慷慨激昂地说“催收是终身催收,死了以后遗产也要催收”,并称“它首先讲法,但在法之外,它也不完全讲法”,比如“就一直盯着你,隔三差五打你一顿”、“恨不能把你的房子都给烧了,把你的娃卖了”。

赵知明的手法不止这些,他称,自己的团队可动用社会资源,调查欠钱者名下财产。如果没钱,真的难办;如果有钱,而舆论招式不奏效,赵知明有一招杀手锏——把人“扣”起来。

赵知明在聊城“扣”过一名冠县老板。这名老板欠了“客户”十几万元工程款,赵知明将老板“控制在宾馆里,允许他打电话,但就是不让他回冠县,就要让他把钱拿过来。”老板的爱人最终从冠县送来了欠款。

这显然是违法的。而在赵知明的理解里,将人“扣”起来之后,若不限制打电话等人身活动,这就不违法,若限制则违法,“我们不限制他,我们不干违法的事”。

不少团队理解的“不违法”,仅指不动手打人。这在前些年较为常见,但在一些有经验的团队,这是被淘汰的战术,他们坦言,犯不着为了一些钱把团队搭上。赵知明的表态则是,如果不得已,后期“只能做些违法的事情”,但“违法绝对跟客户不沾边”。

网友评论:

无法在这个位置找到: ajaxfeedback.htm
栏目分类

油桃新闻网 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 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 本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邮箱:398320707@qq.com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5112016004 互联网新闻登载服务许可证:鲁新备06-080012 鲁ICP备13031882号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