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新闻 > 正文

瞧!这个帮企业扎“篱笆”的人

来源:网络整理 编辑:油桃新闻网 时间:2018-07-11

“大家请进,这里就是我们的知识产权检察室……这是刑法学泰斗马克昌教授为我院题写的赠言‘保护知识产权促进社会和谐’……这是我们最新的远程视频咨询系统,以后企业有什么知识产权方面的问题想咨询我们,就可以通过这个大屏幕‘面对面’地与我们检察官交流,省却跑腿的麻烦,节约时间,也提高了我们的工作效率……”5月31日上午,湖北省武汉市江岸区检察院的“公众开放日”上,何海伟又忙开了。

“宣传知识产权保护,我们的‘何老师’可是不遗余力的,但凡这样的场合,他必定得出马。”检察室的年轻同志笑着说道。

自2008年江岸区检察院成为知识产权案件“三审合一”试点单位,何海伟被任命为知识产权办案组组长,他的身上就挑起了一项新的重任。十年来,他从未辜负过大家的期望。

泄露独家设计,“一女二嫁”的工程师获刑

担任办案组组长的次年,何海伟便成功办理了那起惊动湖北省委省政府,并在全国知识产权保护领域产生重大影响的侵犯商业秘密案。

案卷送到院里来的时候,是以箱计的,足足10大纸箱,200多册,几乎堆满了整间办公室。“何老师,来了条‘大鱼’,省委督办的,你敢不敢接?”领导笑眯眯地望着何海伟。

“不就是案卷多点吗,这是挑战我么?”何海伟大致翻了翻案卷,很快了解了基本案情:武汉某设计公司为该市一知名钢铁企业设计了一条特种钢生产线,双方约定,该生产线为独家设计。然而,该设计公司的5名工程师却受高薪引诱,将此项独家技术泄露给了国内另一家大型钢厂。

凭经验,何海伟判断,这类案子只要有“非公知性”“损失数额”“技术要点”等鉴定意见就搞定了,好办。他欣然接下了。

逐一打开纸箱,何海伟开始了漫长的阅卷工作。合上最后一页案卷,已是半个月后。此时,各种陌生的专业术语——“酸洗槽”“热拉伸”“转让价值替代法”等等,不停在他脑袋里打转。

他发现,这个案子远没想象中容易,由于专业性太强,许多证据材料根本看不懂!

头绪还没理清,对方8名律师拖着3箱图纸一字排开出现在何海伟面前,举着几本材料说:“这是委托北京权威知识产权事务所做的鉴定,证实我们的当事人参考的是公知技术,不存在侵犯商业秘密。”

望着办公桌上并排放着的两份结论截然相反的鉴定,何海伟仿佛看到了两个“美猴王”。“没有火眼金睛,要我如何区分真假?”一丝懊恼爬上他的心头,感觉接了个烫手山芋。

何海伟定了定神,决定一切从零开始:冶金专业知识,学;技术秘密点的认定理论,学;专业英语和术语,学!他找来十多部专业书籍,配合一台电子词典,对着案卷,边干边啃。

专业书籍啃完后,办案思路逐渐明朗。为充实证据,形成链条,何海伟先后20多次前往公安机关与侦查人员交流,请他们介绍取证过程及证据来源;10余次到法院向知识产权庭法官请教,完善证据形式要件,强化证据证明力。为搞明白涉案商业秘密的技术原理,他30余次赶赴设计院所在的开发区,请总设计师讲解涉案技术的特征;将鉴定人员请到办公室,听取鉴定思路及依据。

渐渐的,平面的图纸化为立体的模型,枯燥的术语成了有质感的零件,各类证据也逐渐清晰,如拼图一般浮现在何海伟的眼前。经过6个多月的努力,案件终于起诉至法院。

带着案卷和补充的30余份证据,何海伟走进了法庭。庭审整整耗时12个钟头,面对8名律师的“轮番轰炸”,何海伟有理有据地一一与其辩论质证。庭外,被告人方还发动了舆论攻势,给检察机关施压。然而,再猛烈的轰炸和施压,也没能撼动牢固的证据链,5名被告人均被判处有期徒刑,庭外的舆论风波也因案件毫无瑕疵而恢复平静。

有数据评估,该案为武汉这家钢企挽回了50亿元的损失,这起案件也被列入了“全国十大知识产权精品案件”。

真假混装,卖假喜糖的嫌疑人最终被公诉

“何检察官,我们发现了一个卖假冒喜糖的线索,跟我们一起去趟现场,指导一下吧。”2016年7月,辖区公安机关和质监部门开展联合执法,向何海伟发出了邀请。

一路跟踪嫌疑人的面包车,他们来到了某居民小区的一栋普通民房前。进入屋内,几大箱散装喜糖随意堆放在地面,很显然,嫌疑人将此处作为存放和隐藏假货的仓库。

“阿尔卑斯、喜之郎、徐福记……快快,按品牌大致算一下,看看各有多少。”

“等等,没那么简单,你们看,每个品牌下面还有好多个品种、好多种口味呢,都得一项项区分开来才行。”公安干警正准备上前清点时,何海伟提了个醒。

“别看一颗小小的糖,上面的商标、标识复杂着呢,文字、拼音、图形,乍一看都一样,细看不同,不同的图案侵犯的商标也不同,必须一一鉴别。”何海伟解释道。

于是,在何海伟的指导下,大家开始了繁琐的清点取样。清点过程中,眼尖的何海伟在仓库一角发现了几个笔记本,翻开一看,里面记录着一些简单的文字和大量的数字。“一看就是账本。”何海伟按照上面记录的种类、规格、数量、价格等,大致算了算,发现各类糖果数量和价值远超仓库内的存放量。

“肯定不止这一个窝点,你们赶紧再去找找,不然他们听到风声可能转移了。这一个点的货品量只够行政处罚,达不到刑事立案标准。”何海伟立即对公安人员说道。

果不其然,当天,公安人员经侦查,又在附近社区民房和车库发现了另外三个存放假糖的仓库,货值金额加起来达到近20万元。

“那天真把我们累坏了。”何海伟苦笑着说,7月的武汉,正值酷暑,他们汗流浃背地在几个闷热的仓库里清点了一整天,抽取了几十种侵权样品。“你知道吗?那些假糖里还混着真糖呢,在认定涉案金额时,都得剥离出来计算。”

“侵犯知识产权的认定方式是很严苛的。”何海伟严肃地说道。这之后,他们还得到商标局网站上一一查询、核实案件涉及到的每个注册商标的保护期、涵盖种类等。“如果保护期已过没有续展,那就不受保护,同样,侵权商品若在注册品类以外,也够不上侵权。”不仅如此,他们还要请注册商标所有权人对侵权样品一一进行认定,进一步确认真伪。

同年9月,三名共同售卖假糖的嫌疑人被以销售假冒注册商标的商品罪提起公诉。一个月后,他们被法院判处六个月到十一个月不等有期徒刑,并处罚金,涉案物品全部没收。

“虽然我们保护的是注册商标所有权人的权益,但这类案件其实也关乎民生,关乎老百姓的利益。毕竟,老百姓是基于对品牌商品质量的信赖才购买的,但假冒商品的质量无疑是堪忧的,对公众身体健康也会有影响。”何海伟话锋一转,幽默地说道:“中国人向来看重婚丧嫁娶这类人生大事,结婚办喜事,结果买到假糖,想必也是很让人窝火的事吧。”

十年办案,为企业挽回经济损失超百亿

担任知识产权办案组组长10年来,何海伟带领办案组办理各类知识产权案件近700件,为企业挽回经济损失逾百亿。

相关文章:

网友评论:

无法在这个位置找到: ajaxfeedback.htm
栏目分类

日博官网 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 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 本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 整站出租QQ:2519775399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5112016004 互联网新闻登载服务许可证:鲁ICP备13031882号

Top